Home >> 新聞資訊>>行業新聞

創客,珠寶行業的下一個出路?

珠寶線下商場低迷,與其說與社會經濟大環境有關,不如說是過剩危機與創新乏力的使然。大文豪狄更斯在《雙城記》中道:“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這里說的正式珠寶互聯網最好的時代,相信,線下低迷的珠寶市場,一定會是由互聯網將其帶出泥潭。

互聯網珠寶空間有多大?

我們先來看一組數據:

從圖中可以看出在改革開放的二十年間,珠寶消費的數額幾乎是以一個垂直的漲速在發展,珠寶消費額隨著中國新一代中產階級的興起,珠寶的消費額只會不斷創出新高。但是從2010年開始,線下的珠寶店的數量開始進入瓶頸,增長速度非常緩慢從一開始的北上廣深一線城市的多店覆蓋,到二三線城市的滲透,珠寶店的線下紅利已經近乎飽和,而在2010年之后帶來的珠寶銷售總額的繼續高速增長,更多的則是來自于互聯網珠寶的興起。
 

其中最成功的案例莫過于—珂蘭鉆石。珂蘭鉆石初創于2007年,并于一年后獲得A輪300萬美元的投資,2011年6月珂蘭鉆石獲得來自騰訊的千萬美元級別融資,也是迄今為止國內珠寶電子商務行業所獲得的最大規模投資。2012年營業額突破6億元人民幣大關,因為接近基于騰訊投資和騰訊龐大的用戶群體,珂蘭鉆石迅速成為國內最大的珠寶電商品牌。珂蘭鉆石完成了線上互聯網珠寶的蛻變,越來越多的珠寶行業者進入其中,也讓線下珠寶的生態更加舉步維艱。

而另外一張圖展示的則是珠寶行業的未來發展空間,中產階級的興起,越來越多的人會接近并且超過發達國家的人均收入水平,與之對應的則是,人均珠寶的擁有量,發達國家的擁有量是人均三到四件,而中國則是每十人擁有一件,其中的差距接近四十倍,由此看出中國互聯網行業發展的空間巨大,按照十倍的對比來計算,2013年的4700億,未來可達到4萬7000億規模,面對萬億的市場,如果計算互聯網珠寶占據25%份額,也是萬億市場。由此可見,在不久的將來必然成為新的互聯網熱門垂直領域。

電商過后,創客接管

在上文的珂蘭鉆石,鉆石小鳥,喜鉆等互聯網的珠寶品牌迅速崛起之后,在傳統的大型電商平臺:淘寶、天貓、京東、唯品會等平臺的進駐,幾個大型互聯網珠寶品牌基本上已經把這幾大電商平臺的紅利給瓜分完成,后面建立的中小型的互聯網珠寶品牌基本已經很難突圍,并且讓這幾家公司樹立了極高的行業標桿和門檻,沒有資金的介入,基本無法生存。

在這個時候,基于微信平臺的社交媒體的興起,越來越多人選擇做微商,從2013年底到2014年全年,微商確實得到了極大的發展,但是正如著名微商界自媒體方雨老師所說,最早期的微商的發展,大部分都是從非互聯網行業的人開始,而非傳統意義上的互聯網人。這一點則恰恰造成了,原有的微商行業的良莠不齊,做的好的銷售額很高,做的不好的也有借微商這個熱風來騙取錢財。但無論是哪一種,兩年時間過去,真正在消費者,或者是大眾心中留下記憶的微商品牌莫非是那幾個,屈指可數。

大部分的微商沒有品牌的經營,一位追求短期的利益,使得很多微商進入了推廣,賺錢,換皮,再推廣這樣的一個惡性循環,品牌沒有沉淀,賺取暴利,沒有和平臺成長。傳統微商的路也越走越窄。

而最近在珠寶互聯網圈崛起的創業公司金總裁則是在做這樣一個事情,舍棄傳統的微商,做整合中小型微商的創客平臺。金總裁的模式非常有意思,金總裁本身最大的優勢是在于它原有的供應鏈優勢,基于喜鉆,鑫萬福兩大互聯網珠寶平臺,長達十多年的珠寶供應鏈的積累,使得金總裁的成本,質量,現貨數量的優勢非常明顯,但是在它擁有這些的基礎上,卻在對小型團隊上的合作并不強勢,反而采取開放平臺的態度。

金總裁并不排斥跟所有行業的微商團隊,微信運營團隊合作,而且把本該從自己因為供應鏈優勢獲得利益,與市場上其他供貨商之間的差價也一并返給合作商,自己只賺取少部分利潤。這和以前的傳統微商的高利潤產生了很大的分別,金總裁更希望用一種開放合作的方式,真正的讓一些大V,微信達人能夠獲取他們粉絲轉化的利潤,真正成為一個開放的創客平臺,并自己扶持一些屬于自己的達人,幫他們完成從0到1,從菜鳥到蛻變的過程。所以在珠寶微商林立的時候,獨特的開放性創客制,應該會為金總裁僻出一片屬于自己的藍海。

結語:無論是珠寶品牌,珠寶電商,珠寶微商,還是新起的創客模式。對于銷量加速走下坡的線下珠寶來說,都是一件好事。正如所有傳統行業轉型互聯網的陣痛一樣,珠寶的互聯網+也會從一批固步自封的從業者的倒下,另一批求新求變的從業者的崛起來完成這個涅槃的過程。

快乐赛车是国家福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