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資訊>>行業新聞

法國當代珠寶之父?--?Jean?Vendome

他是Jean Vendome,一個世界珠寶史上你絕對不能不知道的金色名字,首度在BAZAAR Jewelry 揭開神秘的面紗。與這位83 歲高齡的法國老爺爺、帕金森和糖尿病并發癥患者、失語癥患者、無腿的老人,也是法國當代珠寶藝術開創者、當今在世的最偉大的當代珠寶藝術家,進行了一場精神的對話。從這里,讓我們在那些永不褪色的絕美作品中,回望Jean Vendome 精彩、挫折而勇敢的一生。

Nocturne 系列18K 黃金鑲鉆石、澳大利亞珍珠項鏈

Rouage 系列18K 黃金鑲紫水晶項圈

Orage 系列18K 黃金、白金鑲鉆石及Quartz Fantôme 水晶項鏈

生命微薄 受恩于荊棘

  那些充滿坑洞的、樹皮質感的、圖騰的、燃燒裂化的姿態融入在一種巴洛克式的美學中,令人咋舌。鉆石的火彩被粗獷的水晶原石喧賓奪主,歐泊在沙漠般的金底中火焰般灼熱。在那個講究奢靡傳統的年代,他的作品就像一枚重型炮彈在法國珠寶圈引發核裂變般強烈的震動。

  在1930 年, 這個原名叫Jean Tuhdarian 的孩子出生在法國里昂。沒有任何顯赫的背景,他的父親是一個鐵匠,母親是一個會織補的家庭婦女。9 歲那年世界大戰爆發,Jean 被迫隨全家離開里昂,搬遷到相對安穩的首都巴黎。這個孩子的童年似乎一直與動亂和病痛相糾纏。11 歲時他不幸患上了嚴重的肺病而不得不離開學校。但在醫院的日子里,Jean 也沒有閑著做一個老實的病號。與他的身體同步成長的是他蠢蠢欲動的創造力。他對材料有著超一般的理解,幻想著把它們脫胎換骨地重現出另一種不可思議的生命形態。沒有鐵片和木頭,當然更不會有橡皮泥這樣的高級玩具,硝煙的刺鼻氣味和炮火的轟隆聲成為伴隨他童年黑暗的背景。衣衫簡陋的男孩以廣場上拾到的飛機殘骸碎片和子彈殼為原材料創造了許多物件。而這些物件甚至在之后被慈善義賣用于修建巴黎的Vielle-Maison 教堂。

  在康復后,Jean 的父母建議他重回校園,卻被他斷然拒絕。肆意生長的想象力和更為迫切的動手欲望讓他萌生了去做學徒工的想法。書本、體育、玩具……一切都不足以滿足他對動手制作的渴望。Jean 的叔叔、珠寶匠Der 敏感地察覺了這一點,并在其位于巴黎蒙馬特的工坊中收留了這個年幼的“多動癥”孩子。極度敏捷的思維、超乎想象的精細動手能力讓年長的工匠們都大為吃驚。不出所料,15 歲時少年Jean 在巴黎舉行的國家繪畫大賽中獲得冠軍,并由此得到了國家授予的獎學金,正是這筆錢改變了窮孩子的人生軌跡。在老師Georges Göbel 和Dina Level 的引導下,他進行了4 年的寶石學課程學習。總是充滿激情的少年,對材料的原始熱愛有著不顧一切的偏執。

  1948 年,二戰結束后的第三年,18 歲的Jean 終于如愿,在巴黎18 區開設了自己的第一間工坊,開始獨立為一些珠寶品牌的顧客訂單制作珠寶。Jean Vendome 的傳奇珠寶人生也就此展開。

 

熱愛 讓藝術之火不滅

  在Jean 長達60 多年的藝術生涯中,曾幾百次地被邀請到Salon Bijorhca、Musee d‘Orsay、Société des Artistes Décorateurs(SAD)、Galerie Parisienne Delisle、Jean Richard、Seibu de Tokyo、Grand Palais 等頂級展覽上頻繁展出,足跡遍布歐洲、中東和北美。也將法國當代珠寶藝術帶到了世界上每一個藝術自由生長的國度。他也是法國唯一一個以個人名義在國家級博物館開展覽最多的設計師。上世紀60、70 年代的時候Jean受到日本政府邀請,遠渡重洋到東京等地巡回展出,日本首相和皇室親赴現場熱烈支持。在海外收到的無上榮譽也進一步提升了法國國內對Jean Vendome 的藝術肯定。人們開始狂熱地追逐著這股引領歷史變革的截然不同的新風!

  Jean 在位于Place Vendome 廣場的店尤為引人注目。珠寶店分為1 樓和2 樓,據當時的人們回憶,客人想要進來必須排隊,如果不提前預約,基本只能分期分批地漫長等待。可即便這樣冒著可能吃盡閉門羹的機會,世界小姐、總統夫人、皇家公主、石油大亨們等等都從世界各地慕名而來購買他的珠寶作品,而能夠親自見一見大師的機會也更顯得彌足珍貴。當時的名媛圈里流行著一句問話:“你有幾件Jean Vendome 的珠寶?”

  1973 年,正值創作盛年的Jean 在一場嚴重的交通事故中失去了一條腿。而另一條腿也在隨后的20 年間使他痛苦地遭受了近40 多次手術,直到將它也完全切除。禍不單行,Jean 的名氣為他帶來崇敬目光的同時,也帶來不小的災難。1979 年,一場盜竊讓他失去了店內大半的珍貴材料和孤品之作。一切都變得晦暗不堪、了無希望。可Jean 在病痛中仍舊堅持創作。在兩個兒子的幫助下,Vendome 家族的輝煌并沒有斷點,反而越發強烈起來。飽受身體痛苦的Jean 將自己畢生的技藝如數傳給了小兒子ierry,也讓這樣絕美的藝術真傳得以延續下去。

  現在Jean 的藝術珍品流傳到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手中,還有一些在法國及世界各地的博物館永久館藏。無論你是否曾有幸見到過,他的作品都不會再出現第二次。作為法國國家頒發的藝術與手工藝金獎獲得者,法國學院最高藝術獎獲得者、Jean 的名字也被永久收入法國拉魯斯大辭典, 并命名為:Pionnier du Bijou Moderne( 當代珠寶先鋒)。

  Jean 曾經說過,手是最完美的創作工具,珠寶會在體溫和汗液中閃耀。在半個多世紀的創作生涯中,這雙手一共創作了3 萬多件作品,每件都在他雙手的魔力下成為舉世稱贊的不朽之作,并且永遠無法復制。他在上世紀50 年代末60 年代初,就提出了以最大限度體現寶石自然之美的設計理念,不僅跳出了傳統皇家設計的框框,還讓原本只為皇室服務的珠寶從圣殿中走下來,使得所有平民百姓都可以擁有屬于自己的珠寶。在那個講究奢靡傳統的年代,他的作品就像一枚重型炮彈在法國珠寶圈引發強烈震動,并一直感染著一輩輩敢于追求創新的人們。Jean 老了,可是那永遠迸發著火熱生命力的藝術佳作,永遠炙烤著我們的內心。像一團無畏的火焰,照亮前行的路。

快乐赛车是国家福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