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資訊>>行業新聞

[市場]轉型陣痛期:全國零售商關店數量猛增470%?

走進門店內,店家已經知道客戶的消費習慣和品牌偏好,選中衣服后不需要脫衣服試穿,而是站在高科技穿衣鏡前虛擬穿戴……這些是在4月2日舉行的中國連鎖經營協會“2015中國連鎖業O2O大會”上一家科技公司所展示的技術,且這些技術如今已可實現。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4月2日多方采訪獲悉,由于電商沖擊巨大,2014年全國主要零售企業(百貨、超市)共計關閉201家門店,創歷史新高,這迫使實體業者向O2O(線上與線下合作)轉型自保,然而要做到上述結合高科技賣點且能系統化的有效運作,則實體業者面臨不小的成本挑戰。
關店潮引發O2O轉型
近期,聯商網發布了《2014年主要零售企業關店統計》顯示,截止2014年12月31日,全國主要零售企業(百貨、超市)共計關閉201家門店,較2013年關閉35家,同比增長高達474.29%,創歷年之最。
不少業內人士坦言,關店的主要原因無非就是高租金和人力成本,以及電商巨大的沖擊。關店止損其實是無奈之舉,實體零售業者必須要主動出擊,于是自行涉足O2O成為眾多實體零售商的應對之策。
“很多人會說,實體業者不碰電商會等死,碰了電商是找死。在我們看來,既然都是要‘死’,那還不如自己先嘗試一下。”湖南區域零售的“大佬”步步高麾下的云猴數據科技有限公司CEO楊軍表示,云猴未來會通過大會員平臺、大電商平臺、大金融平臺、云通物流平臺和B2B便利店平臺五大業務板塊整合電商,建立商業、學校和社區三大場景,用商品加生活服務提升會員權益。
“既然是O2O,那就是線上和線下結合,所以我們今年有五大實體店與在線業務結合,第一是會員發展與App裝機結合;第二是會員權益與服務提升,包括會員系統與大數據體系上線等;第三則是業態O2O,比如品牌和店員上線,需精準推送;第四是微信整合與二次開發;第五則是全面落實高幣支付推廣,落實高幣紅包(券)營銷。”楊軍透露,云猴在2015年的用戶發展目標是到今年5月底可達300萬,到12月底可達1000萬。
已經收購了拉手網和麥考林等在線企業的三胞集團則有自己的聯動O2O打算。
“我們陸續收購了英國的一家百貨、麥考林、拉手網等,我們本身是做傳統零售起家的,但是現在一定要轉型,通過收購我們掌握了一些在線企業資源,為改善業績,我們會更多推廣自有品牌、啟用買手制來減少商品中間環節,將成本和價格降下來,然后我們會結合拉手網等進行實體商品的在線預售,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在線商具有平臺優勢可是缺乏實體商品,實體店則擁有商品而缺乏平臺,因此兩者O2O互補能共贏。”三胞集團有限公司互聯網與信息服務戰略本部總監黃昶透露。
此外,王府井百貨,中糧麾下大悅城等實體業者在“2015中國連鎖業O2O大會”上也紛紛表示已開拓了O2O業務,比如大悅城在上海的二期項目從地下停車場開始就采取智能化服務。
“在我們看來,我們定位的是年輕客戶群體,根據我們自己的統計,這些目標客戶群有約90%與經常網購的人群重合。既然有同樣的客戶群體,為何不開展O2O合作呢,大家可以客戶共享。”中糧置地大悅城商管中心總經理助理危建平指出。
高科技與成本平衡難題
既然說到O2O業務,自然要涉及到科技。在“2015中國連鎖業O2O大會”上,思科、華三通信技術、富基信息技術等科技企業都紛紛描繪了實體業者未來與在線企業差異化競爭的創新科技。
思科大中華區技術總監李穎宏向記者展示了一幅目前技術層面已經可以達到的畫面——當一個女孩要參加派對而沒有合適的裙子時,她若選擇網購則尺碼會有風險,于是她步入一家有O2O業務的商場,由于其身上的一款可穿戴科技設備(眼鏡或者手環等),當其走入商場時,品牌店已自動顯示了這個女孩平時的消費習慣、平均消費金額、購物喜好等,于是商家可以精準定位這個客戶,隨后當女孩進行晚禮服裙子選購時還有一些配飾也會自動提示其購買佩戴,當需要試穿衣服時,女孩不用脫衣服,只要站在智能穿衣鏡前經過身材掃描,即可虛擬更換各件衣服,并自動虛擬佩戴首飾。“這種技術不僅精準定位客戶,還能增加額外消費可能。”李穎宏自豪地說。
比起上述“高大上”的科技結合運用,電子價簽算是比較普通而又運用頗為廣泛的技術。“我們和華潤萬家已有合作,就是提供一套電子價簽,比如一家賣場或超市內要1.6萬片電子價簽,我們制造這些價簽并提供后臺管理營運系統,讓所有的變價都電子化運作,無需人工。要知道超市商品數以萬計,有些單品經常調價,每調價一次都要人工重新打印和擺放價簽,在收銀系統也要更改,有時人工還會出錯,以前家樂福就出現過價簽錯放的問題。而電子價簽全部自動處理,包括收銀系統都自動調整,節省人力且準確。”升騰科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有數據顯示,經過O2O聯動以及全渠道整合,一些海外傳統實體業者取得不俗成績,比如美國知名的梅西百貨其在實施全渠道整合戰略三年內,其利潤增加了一倍,股價上漲了6倍。
然而這些漂亮的業績數據要“戴”到中國零售業者頭上或許還需時日。
“海外很多科技已經達到規模化,成本可以分攤,且消費者習慣也不同。國內這些新技術成本非常高,一時間也很難達到規模化運作,零售業本來的利潤就非常低,有些業者的凈利潤率甚至不到5%,他們無力承擔如此高的科技成本。另外,配合O2O的物流成本巨大,這也是實體業者的成本痛點,所以零售業者的確需要轉型O2O,但必須要能扛得住成本這一挑戰。”北京富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總裁楊德宏坦言。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上述為一家標準賣場制作約1.6萬片電子價簽并包含后臺操作系統的報價高達150多萬元,盡管相關科技公司表示這套電子價簽可使用5年,但不少實體零售業者依舊表示成本過高,難以負荷。

快乐赛车是国家福利彩票